患者自述: 六个月引产的妈妈的心声

仁医网 2020-08-06 21:41  浏览 :692

    半年,时间不长,感受却很深,也许很啰嗦,希望有耐心看完。


    2019.5我们结婚了


    2019.6发现我怀孕啦,当时的感觉又高兴又不高兴,也许是来的太快太意外一时没有接受,但没过多久我就完全接受这个事实了,我要当妈妈了,开始期待她的性别,期待她的到来。


    10周有去做过b超,也是奇怪都能看见还没发育好的胳膊小手开始比划了,我们满心欢喜


    12周 nt顺利过关,我得心放下了


    2019.8.27号14周偶然去做b超,医生告知我颈后水囊瘤,我当时就心慌乱了,我一个劲安慰自己,没事的,估计看错啦,我当天下午又去了一个医院,确定有问题是水囊瘤,医生和我说引产吧,年轻呢,摆正心态,我缓不过神,去了厕所一个人哭,出来和老公在一起都不说话,后来再忍不住了,两个人都哭啦。我们决定第二天去省妇幼看看,当晚我加了一个群,感谢他们重新让我有了信心,但还是担忧,一晚上没睡。第二天去了省妇幼,医生问我想不想要,我说当然,她说目前没别的办法确定这个水囊是什么性质的,只能等羊穿。18-20周羊穿最佳时间,又赶上国庆节,所以预约时间到了10.11


    等待的这一个多月,我每天都好煎熬,看着群里好多水囊瘤吸收了,羊穿过了,我也越来越有信心,但冥冥之中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宝宝我留不住她,做过几次胎梦,梦里都是女孩,但梦里她最后还是没留下。我很怕,我不敢和老公说,老公有次说了句他觉得宝宝估计留不下,我立马生气了,我不想听到这些话,我不想面对。


    10.11即便心里再煎熬,时间总在过,羊穿时间到了,我怕针,所以自己觉得挺疼的,但没有感染的风险,医生技术也很娴熟。我又开始了更煎熬的时候,等羊穿结果,每一个短信电话都会让我心跳加快,突然紧张,每天都会在贝瑞线上查询,看见检测中还放心点,可是10.24号显示不是检测中了,是查看电子报告,这一瞬间,我已经知道了结果没过,就是一种感觉,说不上来,我点开了,没错,性染色体缺失,缺失范围很大,特纳综合征,偶发性的,不属于遗传,查都没查的必要了。我知道,我肯定不能留下她了,不管是为我们还是为孩子的将来,都不能选择生下,我强忍着泪水,等到老公晚上下班回来,因为我们和公婆一起住,我在楼下等老公回来,我以为我会先哭,但是没有,我们出去转悠,老公也心神不宁开着车一直转,我说停下我们商量一下吧,很明显,他还没有接受这个结果,他比我都舍不得,他甚至想让再等等,可是结果已经没法改变啦,出于对我身体的考虑我们第二天就去了医院,抽了血化验第三天住院。


    2019.10.26办了住院,以为最多五天就可以出院,前三天吃了米非软化宫颈的药,我的生日也在医院度过的。好在那天我宝宝还有胎动,我也欣慰,每天晚上哭,去外边找没人的地方哭,老公也很难受,我们都舍不得宝宝,第四天,阴道塞药米索,疼了八个小时,对我来说完全可以承受得疼度,八个小时候没反应啦,又用了一颗,过了六个小时又没反应啦,同病房引产得一颗就都下来了,我两颗了还是只疼,疼到没药效了也下不来,第五天,试了两颗,疼了两个小时又不行,第六天一下三颗,完全没反应,宫颈还是很硬,化验了才发现,我对固体药不吸收,根本没起作用,医生们会诊了一次,决定用利凡诺尔注射,医院好久不用针剂引产,给我们联系了医院,老公四个小时去取回来,第七天b超引导注射利凡诺,医生也惊讶,我的宝宝还有胎心胎动,我的心更难受。水囊瘤还是那么大,染色体畸形也是事实,我没有别的选择,胎盘注射开始,我哭了,也疼的叫唤了。想到宝宝,心真的好痛,好痛。10点注射了,当天晚上十点开始疼又一次近了待产室,男士不让进,这一晚上一分钟一次的宫缩很疼,但我忍了一晚上没出声,婆婆在休息,第八天早上疼痛加重,我再也忍不住了,哭,吼,开指勉强一指,就这样叫唤直到下午,打了一针杜冷丁,帮助松弛开到了勉强两指,还是越来越疼的40秒一次宫缩,下午5点勉强三指,到晚上8点,疼痛越来越严重,三指还是勉勉强强,我自己都感觉疼到不行,一直哭叫唤到大脑缺氧了,最后上了无痛,不疼了,很快10点多就六指了,医生说没问题了,可以了,上了无痛,一天没吃饭浑身无力,是医生帮我接出来的,是女孩,六个月不小了,出来那一瞬间,我这八天的身心交瘁解脱了,一瞬间我也心也碎了。我的宝宝这种方式出生,还是没有生命的,2019.11.2号晚上10:20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个时间,我会记得我曾经有个女儿,我会告诉弟弟或妹妹,他们曾经有个姐姐。


    接下来输了两天消炎液,白天面对来的人我装的很洒脱,晚上只有我和老公了。我就开始哭,不由自己有时候,闭着眼睛就会想出生那一幕。5号出院回了家,还是这样子,白天因为家里有公婆,出来进去,我最不喜欢别人看见我哭,我都忍着,或者看看电视转移注意力,晚上睡下啦,又开始抹眼泪,老公直担心我抑郁。今天8号了,空月子第六天,我什么时候才会放下,一次失去,我不敢轻易再要。

王敬华 太原市第九人民医院 | 副主任医师 | 妇产科综合
回答378 文章192 财富689
更多王敬华的文章